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文史春秋

我和“国庆”这些年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19-09-30 08:03 【字体:

     2017年“大国庆”买了新房,现在“小国庆”也如愿上了重本。那天的酒席上,“大国庆”的话忒多,但他唠叨最多的还是这一句:我父子俩和祖国同生同庆,真正是生逢其时,赶上了好时代。
       □韦耀武 
  我的老乡贺国庆生于1976年10月1日。巧合的是,他的儿子出生于2001年10月1日。一家俩“国庆”,人们习惯叫他“大国庆”,叫他儿子“小国庆”。 
  今年,“小国庆”考上了重点大学,“大国庆”摆了升学宴,邀请我去喝喜酒。这酒一定要去喝,我是打心底里为他高兴的。 
  我和“大国庆”结识于1999年。他那时刚从农村老家出来,在劳务市场揽工。我当时买了台空调,是一台那个年代才有的窗式机。窗式机安装要在墙壁上开一个比机器稍大的洞,洞口外安装支架,再把空调放上去。我去劳务市场找开墙的工人,遇到了“大国庆”。“大国庆”黑瘦黑瘦的,我不想要他,心想他这个身板哪像干体力活儿的人。“大国庆”见我转身要走,忙拽住我,说让我放心,他一定能把活儿干好。 
  “大国庆”的普通话不很标准,我一下子听出了他话音中的家乡味儿,再一问,他果然是我老乡,我当即把他带到了家里。“大国庆”手脚麻利,开完墙洞,他说,哥,我帮你把空调也装上吧,省得你还要再找安装工。我怕他不会,他说,这空调简单。三两下把空调装好,一开机,果然行。他把墙洞补好抹平,拆下来的建筑垃圾也一并收拾干净。付过钱,他说,等过两天抹的灰干了,他再来一趟,把修补的地方刮白,看起来就一样了。您放心,再来的这趟不收钱。临走,我才想起来问他的名字。他说,我姓贺,国庆节那天生的,您就叫我“国庆”好了。改天,“大国庆”又来,修补的地方刮了白。我给钱,他不要,还给了我一张名片,名片上有一串呼机号。“大国庆”说,哥,以后您和您的朋友同事有什么活计,麻烦您介绍一下。 
  “大国庆”很实诚。那以后,同事们家里有活我都尽力介绍给他。他也没让我失望,他干过的活儿一直得到大家的好评,渐渐声名鹊起。好几次,“大国庆”要给我介绍费,我没要。我后来经济条件改善,连着搬了几次家,每次他都来帮忙,我给他钱,他也不要。逢年过节,我们互来互访,比一般亲戚走得还要勤。 
  “大国庆”一直租房住,头几年租的是筒子楼,室内光线很暗,大白天也得开灯。有一次去他家,他搓着两手说,哥,咱家这条件让您屈尊了。不过您放心,弟这一生就两个目标:一是要在城里买房安家落户;二是弟小时候家里条件差,没能读多少书,成了个打工仔。弟发誓,不管怎样,弟都一定要把我家“小国庆”培养成人,让他上大学。 
  “大国庆”什么活都干,只要能挣钱,但坑蒙拐骗他一点不沾。在“小国庆”的教育上他更舍得花钱,前后请过的家教老师就有好几个。“小国庆”也很努力,成绩一直在前列。 
  2017年“大国庆”买了新房,现在“小国庆”也如愿上了重本。那天的酒席上,“大国庆”的话忒多,但他唠叨最多的还是这一句:我父子俩和祖国同生同庆,真正是生逢其时,赶上了好时代。



来源:各界导报 编辑:李娟娟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