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文史春秋

我的笔名叫“阿紫”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20-07-27 08:12 【字体:

  如今选对象可以参考的指标很多,只要矮得不太过分,并不算太大的减分项。似我等低海拔男士,听到人家谈论高矮,已不会像阿Q听到“光”“亮”一般情绪不稳定。我就是阿紫——矮子,那又如何
  □ 阿紫

  关于我的笔名,熟人都能猜到来源,我姓“朱”,叫“阿紫”很合理。不过他们不知道,“阿紫”还有另一层意思。普通话“阿紫”与上海话“矮子”谐音,我身高一米六八,和拿破仑、乾隆差不多高,应该在“矮子”之列。
  整个青年时期,身高都是件很让我焦虑的事情,因为那时男性低于一米七,会被称为“二等残废”。记得1988年初夏,我们全班同学去一家大型化工厂实习,在职工医院体检时,一位中年女医生打趣道:“你们这个班都是日本留学生吧?怎么男生都这么矮?”那时没有互联网,即便知识分子,某些方面见识可能还不及如今的小学生。其实日本人早已不是传说中的那样,人家一点不比中国人矮。
  我的身高几乎就是班上男生的标准身高,可想而知,我的焦虑也是男生们的集体焦虑。不得不佩服浙商、粤商头脑灵活,那时市场上竟有男式高跟鞋,大多产自浙江、广东。男式高跟鞋的跟部面积大,视觉隐蔽性强,而且不像女式高跟鞋那样高得离谱,它们都比较含蓄,鞋跟多在10厘米以下。可见男士们都知道以这种方式拔高自己,并不是件很体面的事,所以尽量低调。
  后来我被分配到一家效益不佳的企业。这样的企业就算身高一米八,在婚恋市场上都会滞销,于是我的身高焦虑反而有所缓解。这就如同原本被牙疼困扰,忽然得知自己患了绝症,牙齿顿时就不那么疼了。为了抵消荷尔蒙的不良打扰,业余时间我排得满满的。自考完成了会计专科和汉语言文学本科,学习了电气自动化和广告学部分课程,还拿了个厨师证。几经跳槽,去一家小杂志社当了主编。此时进入新世纪,我终于开始了迟到的恋爱。
  回想当年女青年为什么会对男朋友的身高如此看重?无非大家拿着差不多的工资,可以比较的项目太少,于是聚焦身高,以此完成优胜劣汰。如今选对象可以参考的指标很多,只要矮得不太过分,并不算太大的减分项。似我等低海拔男士,听到人家谈论高矮,已不会像阿Q听到“光”“亮”一般情绪不稳定。我就是阿紫——矮子,那又如何?

来源:各界导报 编辑:郭长财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