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文史春秋

他乡的月亮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20-10-12 08:06 【字体:

配有关月亮的稿件u=3754556046(88757)-20201012081003.jpg

  中秋节那天晚上,老乡都坐在院子里聊天,妻抱着儿子,女儿坐在我的腿上。女儿那会儿已经会学话了,她用稚嫩的声音对老乡说:“我爸爸找到工作了。”大家都笑着夸女儿懂事、可爱,女儿倒有些不好意思,把头埋在我的胸前。我望着夜空中那轮明月,第一次感觉他乡的月亮也是那么美、那么圆
  □ 黄廷付
  

2006年,我在苏州的盛泽镇打工,租住在南环路和二环路中间的红洲村一个大杂院里。大杂院住着十几户农民工,大都来自河南和安徽。
  那年中秋节的时候,我刚刚离开汇源纺织厂,还没找到工作,妻带着一双幼小的儿女陪我住在那个不足十个平方的房子。我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出去找工作。那段时间,几乎跑遍了盛泽所有的马路,只要看到马路两边的工厂门口挂着招工牌,我就跑过去问,每次都是失望而归。
  刚进入农历八月,下班的那个时间段,马路上特别拥堵,可以看到很多穿着各种颜色工作服的工人,他们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,后座上绑着礼品盒,从他们的笑脸上就知道那是厂里发的福利。
  天快黑了,我没精打采地往回走。经过红洲大桥的时候,我再也没有力气把车子蹬上去了,于是我从车上下来,使劲地推着自行车往上走。到了桥顶上,我冲着桥下的河水大吼几声,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,月光照在流动的河面上,银色灿灿。望着满河月光,我突然来了精神,转过身,上了车子,顺着坡猛蹬几下,飞快地向着“家”的方向驶去。
  三岁的女儿听到我的自行车响,从屋里跑出来,“爸爸,爸爸,你咋才回来啊?”我抱起女儿,进了屋,妻已经做好了饭,还给我买了一瓶啤酒。我刚坐下,女儿递给我一块月饼,“爸爸,吃月饼。”我愣了一下,强装笑颜对女儿说:“爸爸不吃,宝宝吃吧!”
  “爸爸吃吧,还多呢。”
  我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,发现床头的木板上确实有不少月饼。妻没等我发问,先叹了口气,说:“是这个院子里的老乡给的。”我当时有点惊愕,更多的是感动。为了不让她们母女看到我的酸楚,我赶紧打开那瓶啤酒,对着瓶口,一口气喝下大半瓶,连打几个嗝,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。
  后来,我在人才市场交了一百块钱,才找到一份工作。
  中秋节那天晚上,老乡都坐在院子里聊天,妻抱着儿子,女儿坐在我的腿上。女儿那会儿已经会学话了,她用稚嫩的声音对老乡说:“我爸爸找到工作了。”大家都笑着夸女儿懂事、可爱,女儿倒有些不好意思,把头埋在我的胸前。我望着夜空中那轮明月,第一次感觉他乡的月亮也是那么美、那么圆。

来源:各界导报 编辑:郭长财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