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艺术之窗

老师家在黄河边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20-09-14 08:28 【字体:

配老师家在黄河边5b184ebcb6ff(65869)-20200914082953.jpeg

父亲最终接受了孙老师的建议,同意我继续读书。后来才知道,我那学期的学费是孙老师帮着垫付的。
  孙老师是最不像老师的老师,他乐意我们叫他“孙猴子”,他说希望自己神通广大,保护“唐僧”取得真经。师徒位置互换了,孙老师把我们当“唐僧”守护着
  □ 李秀芹

  孙老师高瘦身材,背微驼,巴掌脸,脸还有点“驼”。同学们私下都喊他“孙猴子”。
  孙老师老家住在黄河边。那个年代,每到夏天,雨水造成黄河水位暴涨,孙老师家年年被淹。孙老师家里本来就不富裕,被水洗过后,更贫了。我们都说孙老师是逃难逃到我们这里的,他是学校唯一穿补丁衣服的人,一说话一嘴“黄河”口音,我们都不喜欢他。
  孙老师不会讲普通话,他用方言读课文时我们便在下面偷乐,见我们笑,他也笑。有时他读到悲伤处,我们也笑,他便在讲台上大喊:“此处表情不对,要那种带着眼泪的苦笑。”仔细一瞅他,表情真到位,果真笑里藏着苦涩,笑比哭还难看。
  我是学习委员,和孙老师打交道比较多,孙老师也把我当自己人,经常向我打听同学们的学习情况,但我可不把他当自己人,我一有机会便整他。一次学校领导听孙老师的课,课间趁班里没人,我把黑板擦藏了起来。课堂上,孙老师讲到一半要擦黑板时,找不到黑板擦了,急得他摘下眼镜用衣角擦了又擦,将讲桌抽屉翻了个遍也没找到。那次孙老师糗大了。
  我讨厌孙老师是因为一次我去办公室取作业,看到他光着脚批改作业,脱掉的鞋子搁置在一旁,没一点老师的样子。一天放学,我和同学说起孙老师,边走边说:“孙猴子在办公室光脚……”同学悄悄扯我衣角,示意我不要再说。我回头一看,孙老师紧跟在我们身后,我吓得脸色惨白,不知道说啥好。这时孙老师笑着说:“见了大圣也不问好?”一句话把我们逗乐了。
  那天,孙老师和我们一路走,聊了很久。原来孙老师家那年又受灾了,全家都投奔他来了,衣服鞋子都给弟弟穿了,他脚上穿的这双鞋子有点小,挤脚,没人时他便脱了鞋让脚休息一下。从那天开始,我有点可怜孙老师了,对他的态度也渐渐好起来。
  小学六年级时,父母不想让我再读中学,让我下来干活供两个弟弟读书。孙老师知道后,专程跑到我家,说我学习成绩好,不读书可惜了,还带了我的作文本让父亲看。没想到孙老师不仅把我的作文在课堂上当范文读给学生听,而且还制成一本集子,展示给父亲看。孙老师对父亲说:“你不该重男轻女,错过了好苗子,你会后悔一辈子的。”
  父亲最终接受了孙老师的建议,同意我继续读书。后来才知道,我那学期的学费是孙老师帮着垫付的。
  孙老师是最不像老师的老师,他乐意我们叫他“孙猴子”,他说希望自己神通广大,保护“唐僧”取得真经。师徒位置互换了,孙老师把我们当“唐僧”守护着。多年后,他这句话依然能戳中我的泪点。

来源:各界导报 编辑:郭长财
分享: